• 您好,欢迎来到大连铭启科技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0411-62196550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动态
搜狗王小川:要是没有尊严,赚那么多钱干嘛?

他走不了暗渡成仓的路,也使不出飞镖暗器,有时,他觉得自己所秉承的商业价值观是一种负担,但他相信往后几年、十几年,在以技术为核心的互联网商业版图里,简单、正直、理想主义的打法将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道路。 “有了正直、善良、勤勉,其他的都会随之而来。”

“你要成为下一个互联网大佬吗?”

抛出这个问题时,王小川的面前是一只沸腾的火锅,红油和各种辣椒一刻不停地翻滚着,作为成都人的他也在不停地向周围人推荐着更地道的“香油碟”,“什么是大佬?”他脱口而出,根本不像是在回答一个如此重大的问题,“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他的同事道。

这是典型的王小川式回答,他用挑不出毛病的反问遮盖了自己真实的态度。在第一代互联网大佬步入知天命之年时,37岁的他已经被人加诸了未来“互联网少帅”的光环,更有说法称,“南有张小龙,北有王小川”。他似乎将这些声音屏蔽,这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技术男,外表朴实,言语低调,拿着很高的收入依然吃路边摊,很少谈论梦想,但对眼前涌动的资本浪潮有着洞见,一说起技术就双眼放光,坚信它必将改变世界。

近来有一种论调:“中国现在赌博气氛最重的地方,不在澳门,不在创业板,不在彩票投注站,在中关村创业大街,”这条充满魔幻现实主义气息的大街往北不到一公里就是王小川的“地盘”——五道口,这个被称为“宇宙中心”的地方互联网公司扎堆,热钱涌动,“大忽悠”与“技术宅”同在,虚幻的泡沫和创业实在的艰辛共存,从来到北京之后,王小川就从未脱离过这里,他在这里上学、上班、买了房子,用一种自己独特的方式存在在这个神奇之处。

与那些大谈人性或者狼性的大佬相比,王小川有一种罕见的亲和、平易,拍照时也几乎只会一个表情——笑,“没办法,只会这个,”他说。但就是这种被人形容为“扮猪吃老虎”的能量,让他和搜狗在人们未曾过多留意的时候,长成了一个即将参天的大树——“用户规模排在第二,广告收入排在第六,前面是BAT三家,搜狗紧随优酷和360之后,”王小川说:“规模也不小了”。

“不要看得太远”

很少有人像王小川这样,让聪明和迟钝这对矛盾体在一个个体身上如此完美地共存。

 

他以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金奖得主的身份被点招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还在清华读书时,又以兼职身份进入中国最大的年轻人社区网站ChinaRen,在不完全明白老板到底想要什么时运用分词技术,使ChinaRen成为当时第一家能通过机器自动生成相关新闻内容的网站,这一技术也成了ChinaRen技术实力的证明,在后期的融资中变身为决定性的砝码。

2000年10月31日,王小川经历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动荡——ChinaRen被搜狐收购,前者的所有员工、包括老板陈一舟都转为Sohu员工。其实,在此之前,公司已经各种留言疯传,人心思动,部分“聪明人”也早有动作,甚至还有人因为看不惯张朝阳的娱乐明星做派,将ChinaRen的股票兑现后离开。王小川不是没有听到留言,他只是沉醉在技术的世界中,“一直到老板最后宣布公司要被卖掉时,我才知道公司账上只剩下了15万美元,撑不下去了。”

但是,如此动荡之于“迟钝”的王小川,不过是换个老板不一样的地方上班,“你就做你的事情就完了。”那一年,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两年后,王小川的个人资产超过千万。

在搜狐,王小川继续用自己的聪明为这个技术基因相对较弱的互联网公司发挥着自己的所长。2003年,25岁的王小川带领着12个大学生兼职员工,只用了11个月便研发出了搜狗搜索引擎,使搜狐成为了一个有技术实力的互联网公司。他以不到一年即升一级的速度迅速成为搜狐副总裁,但随后而来的却是两年被形容为“忍辱负重”的阶段——当发现百度费尽心机和金钱试图将自己的搜索框占领浏览器的地址栏时,王小川意识到,浏览器的市场占有率将直接决定搜索市场的归属,他决定开发搜狗浏览器,但却遭到了张朝阳的反对,直到有一天,一个经他推荐进入搜狐的人走进他的办公室对她说:“老张亲口跟我说,搜索以后你不用管了,由我负责。”那是2008年,王小川30岁。

那一年,30岁的王小川还经历了父亲的离世和女友的离开,“我对自己讲,这是30岁给你的人生礼物。”正如他最喜欢的乔布斯的一句话:“你现在所经历的,将在你的生命中串联起来。”

坐“冷板凳”期间,多个大佬有意将他招致麾下,或者,他也可以自己去创业。但他选择的是用“打游击”的方式做出了搜狗浏览器,并等到了张朝阳终于认识到浏览器对搜索流量导入重要作用的那一天。

在这个言必谈战略、思维和布局的时代,这就是独特的王小川式生存——他拥有一种笃定的极客精神,相信技术,他的聪明也令他具备了做好一件事的能力,而他的迟钝则让他拥有了难得的稳重和专注。前者令他一路收获,春风得意,后者则会在最失意的时候替他抵挡对于痛苦敏感的触觉,找到喘息和自处的空间。

去年9月,王小川发了条微博,“一直以来,总觉得自己缺少更敏锐的直觉、更强大的勇气。现在想来,不用刻意,道法自然。”后来他用另一句话总结了经验,“不要看得太远”,这简单的六个字背后,流露着一种源自技术自信的骄傲,一种极客对技术改变世界的坚信。

不作恶

在最不为张朝阳理解的时候,王小川没有离开搜狐,究其原因,除了对搜狗做浏览器的坚信,还有便是他理解张朝阳。他曾经评价张朝阳是“值得被信任的人”,无论打击盗版还是做微博,张朝阳采用的都是正统竞争手段,这符合王小川对人的评判标准:不作恶。

当下的中国互联网界,各种炒作、争斗甚至官司喧嚣尘上,让这个本该专注于技术、专注于创新的行业充满了血雨腥风,有“超级产品经理”之称的王小川则保持着同这种热闹微妙的距离——他不信奉丛林法则,也不强调狼性,温和地与大部分同业者成为了私下的朋友,但却不会在商业上有瓜葛。“没什么矛盾,只是在商业文明上有分歧”,也正因为如此,在周鸿祎两度想要“吃掉”搜狗时,王小川都做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反击”。

2008年12月,搜狗浏览器第一版正式发布,周鸿祎提出投资搜狗,把搜狗浏览器业务转给360,同时360和搜狐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专做搜索。张朝阳表达了兴趣,而后,王小川孤身赴杭州求见马云。用了四十分钟,他说服马云投资搜狗,这件事促成了两年后搜狗的独立。

2013年,搜狗再度遇上360,张朝阳原打算将搜狗卖给360,又是王小川的一番游说让事情出现了转机:他打电话给马化腾,最终,腾讯用4.48亿美元资金入股搜狗,并同意不控股。其时,坊间关于360即将收购搜狗的传闻已经很盛,腾讯的加入令几乎整个互联网行业错愕,这也是这个互联网帝国第一次打开大门,而且是以不控股的形式。一位与王小川共事多年的同事说:“能在马云、马化腾等大佬间周旋,在错综复杂的互联网恩怨情仇中准确地找到切入点,让大佬们满意的同时又保全了自己,或许只有王小川做得到。”如此,这个惯于沸腾的行业也真正领略了王小川在技术之外合纵连横的能力以及“闷声发大财”的本事。

对此,王小川只是笑称是自己“积攒的人品太好”,他正经的解释很简单,“每个人都是聪明人,不管是马化腾、张朝阳还是马云,之前的一些判断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或者对一件事情没看明白,或者不知道你有这种意愿,我的沟通不是让他们放弃,是让他们做出更好的、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王小川的话,永远中正、平和,带着点理科生“世界就是这样”的笃定。他说,搜狗还是偏理想主义,看不惯野蛮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不接地气,说难听点叫学院派。”他走不了暗渡成仓的路,也使不出飞镖暗器,有时,他觉得自己所秉承的价值观是一种负担,但他相信往后几年、十几年,在以技术为核心的互联网商业版图里,简单、正直、理想主义的打法将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道路。“有了正直、善良、勤勉,其他的都会随之而来。”

 钱的作用就是不再操心钱

随之而来的自然还有财富,王小川的财富经历也透露着他独特的个性:在他对金钱还没太大渴求时,他已经不太缺钱。

还在清华读本科时,王小川在Chinaren兼职,一个月薪水6000元,结果因为表现太出色,第一个月就拿到了7000;

后来他加入搜狐,他盘算了一下,发现手里的股票在五年后搜狐上市时能换40万元,“挺开心的。”搜狐上市时,王小川拥有了两千万财产,对这个数字他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反正不缺钱”。

互联网圈有太多“不缺钱”的人,大家比得更多的是花钱的本事,争相在海外一掷千金地买豪宅、买游艇、买地皮、买公司,而这一切,似乎也与王小川无关。

他对奢侈的生活没有兴趣,“每个人有不同的生活态度,有人就想长寿,有人就想过得体面,我觉得长寿没那么重要,要看能不能做出一点事来,燃烧自己。”

他想过买房,看来看去也拿不定主意,直到2009年,一个朋友考察过许多楼盘之后选定了五道口,他也跟着买了。之后,钱在他生活中成了并不需要彰显存在感的事物,功能在于“让我不用操心这些事,可以把心思放在其他事情上。”

其他的事是什么?肯定不是炒股,他现在不炒股,因为“没有偏财运”——他曾以每股五块的价格入手过腾讯,很快卖掉;八毛购入许多网易的股票,又以一块钱的价格卖掉。“如果保留至今……”王小川笑笑,他并不在意;也一定不是消费,他一年买两次衣服,对钱最大的挥霍是今年春节发了七万多元红包,“除了这个就没有了。”他以前开一辆沃尔沃,后来公司说,换了吧,太影响形象了——换了辆奥迪,算是交差,之后他就不愿再花时间在这些方面。

数来数去就只剩下工作,尚未婚娶的他发下豪言,“搜狗就是我的老婆”,他说工作特别能够让他减压,“工作多了心里就舒坦了”。的确无趣,但谁又知道他从中收获了多少只属于自己的乐趣。

工作之余,他会花一些时间看电影、读书。最近,他正通过网络电台听蒋勋讲红楼梦,一共一百多集,每集一小时十六分,他已经听了95集。他还用NEST系统让自己的家变得信息化,他尽力浅显地解释,“我在��面就可以下载电影,回到家就可以看”。像某某盒子吗?他不齿,“比那高级多了。”

曾经,他把墓志铭都写好了——发明了搜狗输入法,让中国的十亿网民打字速度更快,但最近他又准备加上两句——是什么呢?“先做出来再说吧”。

看,又是一个典型的王小川式回答,这看似“不存在的存在感”中,有可能又埋着一颗引爆行业未来的****。

对话王小川:没尊严也可以的话,赚那么多钱干嘛用呢?

FL=财智生活 WXC=王小川

FL:在巨头阴影下,你怎么生存?

WXC:看两件事请,一是搜狗是跟BAT打过交道的公司,它跟百度打过仗,跟阿里结过亲,跟腾讯结过亲,甚至小一点的360也跟我们打过,跟巨头产生这样的状态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有人把搜狗叫做“互联网的变量”,因为有了搜狗,所以互联网会变得不一样。

其次,我们从部门变成公司,又跟腾讯合作,使腾讯从一个什么都干的公司变成现在这个以更加简单的方式存在的公司。在互联网格局里,我们从技术、产品、渠道一直到结构甚至在巨头的版图中都有自己的位置,这是一种现象。

FL:在现在的格局下,很多人并不看好“中公司”。

WXC:是,但我收到的每一次反馈都是越来越好的,像我前段时间见到李开复,他说真没想到你们做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前都不看好。但我越来越觉得,不看好的理由是不存在的。FL:那搜狗现在的难点在哪儿?

WXC:我们现在最大的难点是在百度的光环下生活,大家一想到技术就想到百度,这是我们在技术上需要破解的。以前是凡是人家能干的我们都能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活下来了,我们做得比较好,输入法和浏览器,所以未来,我想会超出大家的预期。

FL:你觉得如今的互联网世界是否还遵从丛林法则?

WXC:不需要。会跟一些人道不同,但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多了,外界对我们越来越看好了,那就行了。我觉得世界还是越来越文明,这是必然的方向,可能中间会曲折,但大体上会朝着这个方向走。

FL:你为什么那么坚信?

WXC:人都从猴子变成人了,能不文明一点吗?

FL:你一直强调搜狗不作恶,有什么具体的法则?

WXC: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怎么想的对别人就应该怎么样,这是一个基础的事情;第二条,怎么对你有利就怎么来,也是一种“作恶”;第三,很简单,就是说真话,我们公开的数据都是真实的,那种比真实数据高出两三倍的虚假数据我们一直在避免。人是服从两个东西的,一个是欲望,一个是道德。欲望来自你的DNA,道德来自你的社会属性,一个人应该在这两者中间找到自己的位置。所谓“不作恶”,是说要做对社会有利的事情,是道德的一部分存在,是社会的准则,是人的尊严,你要是觉得没尊严也可以,那你赚那么多钱干嘛用呢?

FL:不会受到诱惑吗?

WXC:利益是干什么用的?是让你更有体面,但是你作为人,梦想丢了。用财富来评价一个人本质上是让你对社会更有价值,创造更多利益,但很多中国人搞反了,要不怎么那么多人仇富?如果赚到钱的同时伤害了社会性,伤害了对别人的公平性,那这个财富的价值是打折扣的。